安庆衡:新十年,也许难度更大,也许结果更好 | 共话新十年

科技资讯 2020-02-05

【编者按】2020年,是一个新十年的开端。这个新十年,将是汽车产业新四化转型变革成果落地的关键时刻,虽然方向明确,但市场和技术的不确定性也大大增加。

尤其是在这个产业变革的关键时刻,全球汽车企业都进入了困惑期和探索期。电动化路线依然摇摆,智能汽车到底如何定义,无人驾驶到底能产生多大价值,人类的出行还将如何改变?

新的十年我们有太多的问题需要去探寻。新春伊始,万物复苏,车云携手移动出行创新智库,共同推出特别访谈——共话新十年。

本期是系列访谈的第二期,车云网、电动邦创始人程李对话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。

安庆衡:新十年,也许难度更大,也许结果更好 | 共话新十年

过去十年,中国汽车产业经历了多重变化。产销迎来连续增长的“黄金时代”;在国家补贴等新政的推动下,新能源汽车似“新物种”一般出现;车联网、自动驾驶等新技术革命令传统车企目不暇接。

我们走马观花咀嚼着过去的十年,又用一种探寻和期待的眼光看待即将到来的2020,以及即将开启的汽车新十年:

中国市场将延续长周期的结构性调整,一批企业将站起来,一大批企业或将倒下去;通讯技术的普及,信息拥有了更快的传输速度,自动驾驶与智能网联将迎来爆发的关键节点。

大调整与大发展双线并行,2020将注定被记住。新十年将是残酷与希望的结合体。

安庆衡:新十年,也许难度更大,也许结果更好 | 共话新十年

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 安庆衡

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车市有多大影响?

而当我们做好准备踏进新十年时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全国范围内爆发,并迅速蔓延。尽管多家车企在抗击疫情中慷慨解囊,但这场疫情让汽车产销全面停摆,对车市的影响显而易见,成为车企们踏入新十年的第一道大坎。

安庆衡表示,疫情对车市究竟影响到什么程度不好估计,但影响持续的时间不会很短,对今年全年产销影响肯定是巨大的、给企业经营带来的困难不可小视。

因此,车企如何应对此次突如其来的困难成为决胜全年产销的关键。安庆衡也给出了三方面的建议:

第一,充分认识困难的严重性,问题不可能一下子解决,要做最坏的打算,全力做好各方面的安排,确保队伍的稳定,保持发展的信心。具体要在产销一定时间大幅度下降的情况下,解决好资金,安排好职工,并与经销商和供应商协调好,共度难关。

第二,科学调整全年的计划,要抓住市场急需、发展重点,做好准备,一旦疫情好转,抓住机会,努力以更高质量的产品占领更多市场。

第三,积极部署企业各方面的调整,在克服当前困难的同时,加快找出企业的短板,加快调整的步伐,轻装上阵,提高企业的竞争力。

灾难带来的往往并不全是负面的影响,他还能在关键时刻凝聚人心。任何一家企业,只要齐心协力,共克时艰,困难总会过去。

过去十年存在哪些问题?

中国汽车产业多年的高速发展止于2018年。2019年则成为了产销下滑以来的第一个整年。中汽协的数据显示,1-12月,中国汽车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7.5%和8.2%。

一年多的时间,让业内人士逐渐接受了产业下滑的事实,将其称为“调整之年”。“2019年是过去五年内最坏的一年,或许也是未来五年内最好的一年。”成为一句悲伤的玩笑。

“我的感觉是,这种下降对国内汽车行业还是有好处的”。年逾古稀的安庆衡用平静的语调讲出这句话。

过去十年,中国汽车产销增速肉眼可见。单从乘用车市场来看,2008年中国乘用车销量为675.56万辆,而到2018年时,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了2472万辆。

而产业崛起的“副作用”开始逐渐显现。

“过去十年增长速度太快,掩盖了很多问题,很多企业自主能力,创新能力不强,也能生存,甚至也能发展,但实际上是比较虚弱的。”

安庆衡认为,产业的调整让问题及时暴露,倒逼着中国的车企加速产业重组优化。

没有人愿意被淘汰。

人们仍记得长安汽车风光无两的岁月,也亲眼见证了曾经自主“一哥”的陨落。汽车市场的下行,让作为长安“利润奶牛”的长安福特没能经受住残酷的竞争,加之自主能力不强,长安业绩惨遭“腰斩”。

长安汽车公布的2018年度业绩报告显示,其预计全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90.46%。此后的一年时间里,长安汽车产销数据与对外表现出“一蹶不振”的状态。

或许正是这股力量,倒逼长安汽车自主品牌痛定思痛力求自救。长安CS75在2019年多次突破两万辆, CS75 PLUS 在今年成都车展上市后的首月就突破了三万辆订单。自主品牌取得的如此成绩,也让长安汽车的发展稍有起色。

”如果没有这种经济形势,我认为他是不会产生这么有竞争力的畅销产品的。”

而另一家企业的发展,则证明了安庆衡的另一个观点。

三年前,吉利旗下高端品牌领克正式面世。随后,领克汽车分别推出领克01、02、03、03+等产品,尽管在后来的销量表现上,领克并没有给出十分亮眼的成绩,但从整体来讲,还是取得了一定的增长,并在市场中站稳了脚跟。2019年全年,领克总销量为12.8万辆,同比增长6%。

“新的十年里,大家对数量的概念和对增长速度的概念不会像过去那么片面了,销量低一点也可以,关键得站得住脚”。

中国汽车企业没有形成集中化优势是过去十年间,产业的另一个问题。

“地方政府对企业间集中化的问题推动得不够,企业越来越多,真正联合的越来越少。”

这是安庆衡看到的汽车产业表面繁荣背后的问题。

无论传统车企还是新能源车企,目下的数量都非常庞大,尤其是弱势企业间没有合作和整合,多数以零散的状态出现,导致企业开发实力、创新实力以及投入都出现困难。

安庆衡认为,推进巨头车企间的合并,不如推进数量更大的弱势企业之间进行整合。“现在一百多家,要是能变成几十家,十几家,甚至几家,我认为这应该推动做这样的整合。今后10年,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,起码从一两百家,变成几十家。这是必然的,不然中国的水平上不去。”

安庆衡:新十年,也许难度更大,也许结果更好 | 共话新十年

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(左)与车云网、电动邦创始人兼CEO程李(右)合影

下一个十年:难度更大,结果更好

每个人都在期待着新的十年,这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“新造车势力我认为应该是支持的”。当谈到对新造车势力时,安庆衡抛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过去几年里,“PPT造车”、“烧钱”,诸如此类批评在业内已经屡见不鲜。过去一年里,蔚来创始人李斌也成为了众所周知的“2019最惨的人”,众多业内人士对新造车公司们往往都保持着中立的态度,但安庆衡却在很大程度上表达出对新造车势力的支持和肯定。

“造车新势力还是起了很多积极作用,如果不是他们的出现,这些国有企业也不会下大功夫去发展电动车,如果没有造车新势力的挤压,国有车企还在搞中低端电动车。”

造车新势力的确给新能源市场带来活力,尽管对外要承受外界的质疑,对内要经受资金等经营困难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无论从技术、服务亦或造车品质上来讲,造车新势力都带来了新的想法,对传统燃油车企业转型造成了一定压力。

今年12月,新造车头部势力蔚来汽车共交付3170辆,同比增长25%,创全年新高,同时也创下蔚来连续第五个月销量新高。

“还有一点很重要,造车新势力我认为是中国自主品牌,造车新势力提高了中国自主品牌的水平。”

同时,安庆衡认为,中国发展智能网联比新能源汽车更具优势。这主要得益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优势。相比之下,中国消费者比国外消费者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,消费能力也更强。未来10年,中国智能网联汽车将有更大发展。

此外,在自主品牌崛起层面。尽管从目前来看,自主品牌正经历着最难的处境,甚至未来的很长时间内都将处于调整与转型当中。但安庆衡认为:“自主品牌能不能抗得住,关键看在自主研发、创新方面把握得如何。”

当我们站在2020年的伊始,敲击着新十年的大门,心中是忐忑、是兴奋、是紧张,我们无法预防未来十年会怎样,但心中总要有所期待。

今后10年中国整体还是要发展,而且要发生一些根本性的变化。包括产业化集中的问题,自主品牌发展的问题,新能源汽车、智能网联汽车发展这些根本性的变化要素。

“从2000到2010年,从2010年到2020年,每10年的发展都是难以想象的变化。现在大变动的时期,必须要解决中国汽车高质量发展的问题。也许难度更大,也许结果更好。”这是安庆衡对新十年汽车产业的期待。

Top